返回

纯阳武神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九章 纸上婆娑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本书
点击下载
        (求推荐票保新书榜,真是步步惊心,同时求新书友加入书架收藏。∮,)

    一如既往的颓唐,一如从前佝偻的背影,一尘不变的浑浊目光。

    两个少年瞪大了眼睛,他们看到苏乞年从玄阴洞中走出来,步子有些踉跄,却也仅仅只是踉跄,甚至连脸色,也只是微微苍白,相比他们而言,要好上不少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两个少年面面相觑,感到有些不可思议,难道这个苏乞儿身体底子很厚?吃老本硬撑下去了?

    除此之外,两个少年实在想不出其它的理由,至于中途偷偷溜出玄阴洞,更是没有机会,事实证明,历代想要躲避惩戒的,最终都没有好下场,不是加倍惩处,生生被阴风吹得骨肉分离,就是直接被驱逐出逍遥谷,这更加严重,直接就会被刑部派遣官差带走,不再有缓刑,一个月内就会被问斩。

    接过道士静笃手中的虎骨汤,苏乞年嘴角扯动,露出一抹憨憨的笑,而后咕咚咕咚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!

    两个少年都心中嘀咕,但是静笃道士面前,他们颇有几分畏惧,不敢太过放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逍遥谷。

    明月渐起,一行四人的归来并未引起多大的骚动,只有寥寥一些在外行走的人注意到了,不过也只是扫过一眼,就不再关注。⊥,

    再大的笑料,也不过只是枯燥生活的调剂,武力才是最重要的,他们追求筑基,渴望内家真气,除此之外,其他都是过眼云烟,不值得耗费太多的时间和精力。

    虎头铡高悬,恐怕就是那临水第二间茅草屋的刘子明,也绝对不轻松,大汉律法,天子威仪,容不得半点亵渎与轻慢。

    茅草屋依然清冷,火盆生起,将灯油与凝结的墨锭置于一边缓缓化开。

    苏乞年磨墨,半截小指长的墨条已经很难把握了,有些臭的墨汁在缺角的砚台中荡漾,映着跳动的火苗,墨汁荡漾,火光乍碎,仿佛银花绽放。

    虬结的兔毫笔用温水泡开,剔除几根翘起的杂毛,看上去已经不能再用几次了。

    一张焦黄的麻纸铺开,苏乞年点墨,沾水,落笔。

    笔尖墨汁凝结成珠,苏乞年敛神,拉开一道飞白,他的笔墨不复杂,甚至可以说得上是简单,但是寥寥几笔间,就勾勒出一道模糊的背影,这是一副极婀娜的身姿,有些稚嫩,但哪怕只是一道背影,也可以想象到几分绝代芳华。

    一双如玉的藕臂负于身后,青丝如瀑,仰望九天之上,一轮明月如盘,当中有树影婆娑,琼楼隐现。

    一炷香后,苏乞年收笔,在纸上凝视良久,随后在旁边空白处题了一句话:

    “欲乘风归去,恐琼楼玉宇。”

    最后是落款:苏乞年于大汉赤霄历五千四百三十二年。¢£,

    等到墨迹微干,苏乞年自木桌下的夹缝里取出一个巴掌大的布包,这是当初他一直贴身收藏的,初入逍遥谷,才没有被人察觉,布包打开,里面赫然是一小叠藏画,不是麻纸,而是微微泛黄的老宣纸,入眼的第一张,画面却是与桌案上刚刚完成的一般无二,只是那背影稍稍稚嫩,除此之外,甚至连题字也一般,只是落款有些许不同。

    苏乞年于大汉赤霄历五千四百三十一年!

    两幅画几无二致,只是刚刚完成的这一幅,笔墨更显精炼与老辣。苏乞年目光在这幅画上停留数息,有些复杂,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,片刻后,他深吸一口气,少年的眼中有着异样的深邃,将桌案上的画取下,折好,覆盖上去,亲手一层层用布包好,再缓缓推入桌下的夹缝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朝阳不管是什么季节,都是温和的,它火红一片,照亮了大汉万里江山。

第十九章 纸上婆娑(第1/2页)
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